• 温州
  • 29℃~23℃
  • 七天预报
  • 集雅艺术(2015温州市书协合作平台)

     找回密码
     ★快速注册★

    QQ登录

    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    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    搜索
    查看: 1642|回复: 2

    书而无礼——当下书法忧思

    [复制链接]
    本站网友
    本站网友  发表于 2015-3-2 20:47:33 |阅读模式
    书而无礼——当下书法忧思之一  
    . x# h8 K, n9 ?
    , ?. R8 K- ^- N7 P6 {
      E' L# C, F) R) r: F' [
    % ^. t2 i% ~0 `+ y5 R, e  爱之深,方能恨之切。当今中国书法正在迅速发展,如果以“非主流”的冷眼来旁观透视,则可照出当下书法并不美丽的另一面,或可作为同道冰鉴。7 S: e0 Z/ O- H& c2 o! o; C( }. l/ n

    5 j& a+ X1 m. [/ W( o1 i  文化自卑
    ( u1 v: y5 V% `
    6 I) k/ P, h- K" K  中国人一直善于学习,中国文化几千年来一直在与外来文化的交流学习中发展壮大。! X7 c0 h& h  ?" W
    4 ~' ~' [% K' a# c% O$ t+ T6 b1 N: b
      但是19世纪以来,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运是可悲的。中国被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强行纳入了西方国家主导的全球化进程,中国的仁人志士面对亡国灭种的危机,“先从器物上感觉不足,既而从制度上感觉不足,终于从文化上根本感觉不足”(梁启超语),将中国落后挨打的原因归罪于传统文化,于是开展了一场持续一个多世纪的矫枉过正的文化运动。陈墨先生在《金庸小说与中国文化》中指出:“20世纪中国的主要文化思潮,或者说‘主流意识形态’,是对传统文学的批判、扬弃、轻视、仇恨与否定。”这不仅仅是文学,也是整个传统文化的遭遇,其直接结果就是我们丧失了文化自信和话语权,对于自己的传统文化,把糟粕和精华一起倒掉,造成了持续几代人的文化断层。
    ' d" G0 x; r" l; V/ Z3 c; O$ g4 Y+ r8 |4 v6 L+ m8 h
      对于中国书法来说,和西方艺术其实完全是两个体系,互相之间基本没有关系。但是近几十年以来,中国书家在与西方艺术家的文化交流中,我们以获得对方的理解和认可为荣,当对方不能理解中国书法的时候,我们竟然感到焦虑和不安,然后引进西方艺术尤其是美术理论和话语体系,来判读、解构、重塑中国书法,削足适履式地迎合对方,这是典型的丧失文化话语权之后的文化自卑。这种学习本身并没有错,并且勇气可嘉,但是实践证明,学习的后果却是生硬割断了中国书法的“在地性”,泯灭了中国书法的精神内核,及其自身的独立性和独特性。郑晓华先生指出:“文化艺术的‘世界化’是近四百年欧洲艺术的专利……‘世界化’的进程中,欧洲艺术是都以本土的面目直接指向世界的。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对方的本土特点,先将自己‘修理修理’,然后再往外推。欧洲美术、音乐就是这样从本土的、地域的而变成世界的。”在很多书家眼里,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反而成了沉重的包袱,他们有意愿与先贤并肩,但没有勇气和实力,转而急于挣脱传统另辟蹊径。不少书家把继承传统视作抱残守缺,热衷于移植西方文化炫奇尚异,在国人面前显示所谓创新,希望以此证明无愧于祖先,以此与历代先贤并肩。可惜的是,当今中国书法的最大问题,并不是创新不够,恰恰是继承传统不够。
    : l* O; w9 K  z! a( U( T. s' _4 h8 P4 X! X" t  Y
      郑晓华先生在《学院派书法——书法画:土壤、动机、愿景》中有一段话,虽然是评论“学院派”书法,实际上可以用来指大部分当今书家:“学院派书法从局部语言看,它似乎是保留了原汁原味的中国书法。但是在整体结构上,它是对中国书法进行了‘大卸八块’式解构,把书法剁碎了,再重新拼合。而拼合的手法,是‘现代美术’。所以似乎我们可以说,它比‘现代书法’走得更远,是对中国书法卸胳膊断腿,伤及骨骼了。”
    * B- @) a8 e+ C6 y; C4 b; v/ G$ e5 {+ E% k9 a* o- y: P
      书法的危机
    ; p5 o" Z) ]7 `( l1 X
    8 I. u( V! a! x& }  近几十年来,书法在表面上看来“名家林立,创作繁荣,教育发展”,但是稍微深入观察,不难发现其中危机重重。+ e) Q& r% C' L5 g$ s" I3 D
    ! j  u6 E2 K  V$ K
      一方面高等院校书法教育和书法协会迅速发展,成为推动书法的主要力量。另一方面,书法同时却面临相当严重的基础危机,中小学校书法教育以及国民的书写能力全面退化萎缩,绝大部分人丧失了对书法的鉴赏能力。经过有识之士持续多年的不懈努力,教育部2013年印发了《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》,肯定汉字和中国书法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,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,把书法作为增强文化自信的重要手段。这是个良好转变的开始,但是实施起来困难重重,短期之内难以挽回几十年积累的颓势。
    ; t9 Q" D2 R0 X# [2 `
    5 l4 d* z/ Q! y1 `5 L% `' H8 m$ Y  书法正在逐渐被从传统国学的土壤中剥离出来,并且远离人们的日常生活,成为一种只在展厅生存、纯粹讲求技巧的视觉艺术。经过近30多年来的探索实践,当今书法的主流重新回归深入学习传统,但是这种高举继承旗帜下的学习和教育是片面和偏颇的,绝大多数只注重笔墨技巧和视觉效果,书家知识结构片面,文化修养缺乏,作品内涵苍白,人文精神孱弱,思想情感空洞,这其实是书法的退化和书法美的流失。当今书坛展览书法泛滥成灾,展览书法最大程度回避和清洗了书法的礼仪、文采、用途等要素,只留下了视觉和形式,并且正在一统天下,挤兑了其他书法形式的生存空间。
    7 @: W' o2 T2 d% i) ?/ S! E, ]5 Q3 s4 H0 l8 [
      不学礼,无以立4 K8 [( O4 L: T. W, l+ w
    * V$ \! a: K0 _( e0 h) }
      在中国古代,“礼”是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;“仪”是“礼”的具体表现形式,是依据“礼”的规定和内容,形成的一套系统而完整的程序。礼仪几乎囊括了国家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一切典章制度,以及个人的伦理道德、行为准则。《论语》中,孔子对儿子说:“不学礼,无以立”。礼,对于中国人来说,是为人处世的圭臬和精神脊梁。% J6 S8 K5 P1 q7 a# L0 j* E1 O

    9 H1 ^: ^, h" o, x  美国作家赛珍珠在1938年的诺贝尔奖授奖仪式上的演说中说:“现代中国作家所写的那些小说,过多地受了外国的影响,而对他们自己国家的文化财富却相当无知。”这句话在将近100年之后听来,仍然振聋发聩。赛珍珠虽然讲的是文学,但是用来指中国人对待自己的传统,却是再适合不过了。% Y+ K5 o* b- q/ ~4 z
    $ j: S9 f3 J9 l9 {$ N+ u, a5 t" Z
      中国人号称信奉中庸之道,却往往做出全世界最极端的事情来。要不要继承本国传统文化这样的话题,全世界估计也只有中国人才会讨论,并且为此争论了100多年,还没有成为全社会的共识。20世纪以来,中国的文化处于艰难的解构与重建过程之中,礼制随着旧制度被推翻,被全盘否定和污名化。普通人的衣食住行等一般行为和日常社会活动的礼节仪式,代表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,这些也同时被国人轻蔑地抛弃。不可讳言,经过近百年的全民族共同歧视打压和强制清除,如今传统礼仪逐渐被人淡忘,很多同胞还对此怀有快感,“礼仪之邦”令人惋惜地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。我们从小在学校中都接受过尊老敬贤、礼貌待人等抽象文明礼貌教育,但是很少有人教我们具体应该怎么做。哪怕我们有学礼之心,却少有学礼之途。《论语》说:“质胜文则野。”尽管中国人是善良、真诚的,但是当今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细节中,缺乏具体礼仪细节的教育和践行。中国人看起来会让人有粗野的感觉,只是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浑然不觉而已。近年来蜂拥到海外旅游的同胞在当地的表现,无数次反复证明了这一点。我们袭用西方礼仪,中国领导人到西方访问,要遵循当地礼仪,西方领导人到中国访问,我们也用西方礼仪来接待。在礼仪方面,我们没有自己的话语权和成熟完整的礼仪制度。6 ~& h/ k; x: t2 M0 Q* `

    - r/ _9 F$ W& J1 B( l  《礼记》说:“夫礼者,自卑而尊人”。《孝经》说:“礼者,敬而已矣。”自谦而敬人,是中国礼仪精神的核心。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,由此衍生出来的礼仪制度,涵盖了古代中国人社会和生活的每一个环节,当然也包括书面礼仪。书仪,原本指古代关于公文和书札体式的著作。我借用这个词语,扩大其涵盖范围,用来指“书面礼仪”,就是指中国书画作品,以及信札、日用文书等的书面载体的体式和礼仪。书仪通过内容、材料、字体、格式等要素体现,深刻地展现出书画家的道德修养和文化品位,对作品的艺术价值有重要影响。得体地使用书仪,是文明礼仪的基本要求,是个人修养的重要体现,对于书画家更是须臾不可疏忽的重要文化素质。! o: z: @% \" I) P
    ! ]! b, }  M7 C8 _4 h% U
      孔子谈论礼和乐时,有段非常精彩的话语:“达于礼而不达于乐,谓之素;达于乐而不达于礼,谓之偏。”这段话同样非常适合用来评论今天的书法,当今书家对传统的学习和继承是片面和偏颇的,书法被从文化传统和日常生活中剥离,正在被用解剖的、技术的方式大卸八块,成为单纯的视觉艺术。一种传统艺术,只有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鲜活地存在,才能真正具有人文价值,才会辐射出蓬勃的生命力。这里所讲的生活,实际上是社会政治、军事、经济等活动以及人们日常生活的总和。郑晓华先生指出:“因为书法艺术的特殊生态形式——实用的和艺术的是从来不分离的,应用型的书法未必都能跻身于艺术审美,但高品格的纯艺术书法形式完全可以应用于生活实用。”几千年来书法从来没有脱离生活成为独立的纯艺术,思想、情感、生活、笔墨互相交织、震荡、融合,才会诞生佳作,甲骨文、金文乃至汉碑、摩崖,以及《九成宫醴泉铭》、《颜家庙碑》、《玄秘塔碑》等等历代碑刻,《兰亭序》、《祭侄稿》、《自叙帖》、《韭花帖》、《黄州寒食诗帖》等历代墨迹,无不如此。3 b  H0 @, ]+ A% X2 Q7 J, L/ ]0 h
    + S. [1 n0 H6 A" w0 K/ U1 E% {- U
      缺乏书仪是当下大多数书家和书法的通病。当今书家从年龄层次来看,一些前辈书家对于书仪掌握运用得比较好,越是年轻的越是每下愈况,其对传统文化以及民俗的漠视和无知,往往洋相百出,达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。
    # A. [1 R4 S1 C0 F  w0 k+ j: ^; `' ]2 l8 i- h- G
      书而无礼/ y7 E2 M1 N) f" @
    7 p+ i" @3 Y9 k5 q6 E) M7 o
      当下书法缺乏礼仪,不一而足。对事不对人地分析,具体看有以下几类问题:( d# g! s; {& L( X" P# }
    & D- w) `' o: k, G* u
      一、作品内容不合礼仪,包括称谓、民俗、款跋等方面。/ k" T9 r, m& v  L7 r0 u! |

    ! b8 M: c9 C* |, k( Y' H  现在的书家酬赠作品时,很多人不懂得如何得体地称呼他人和自己,或者指名道姓,或者干脆回避称谓,赠送他人的作品在称谓上没头没脑。对于贺寿、贺婚、贺喜、哀挽等特殊用途的作品,很多书家不知如何称谓署款。一位名家向同仁邀约贺件为自己贺寿,结果征集到的作品中,相当部分内容和贺寿主题毫不相干,也没有上款。这种作品在礼仪方面给人留下的印象是,作者极其不乐意应邀写贺件,碍于情面,随便给一件应付塞责了事。更有甚者,有的贺寿作品无上下款无题跋,如同到人府上参加寿宴,衣冠不整,放浪形骸,来去无礼,不与主客交一言。有书法博士用柳宗元《江雪》写作品,用“灭绝”字样给某单位用作成立15周年贺件。有书家在纪念先贤诞辰贺件署款中,自称酒后遣兴,非常轻佻。我的老师马亦钊先生教导我,给尊长写贺件时,字写得差一点可以原谅,但是“板头要搞牢”,这是温州俚语,是指言行举止和书面仪礼务必要得体。
    5 i( E, E3 ^/ T1 y( |7 }2 n7 u5 t8 d) f9 i2 f( M$ i
      二、材料选用不虔敬不得体。. N# t! t% D! [+ H4 y
    5 [# t! L5 g! A) q/ b: I
      传统对于书法材料的选择是非常讲究的,重要事件、重要人物、重要题材、重要场合,必定选用珍贵的材料,贺喜吊丧等不同情况必定选用合适的材料。材料讲究与否,表现的是作者的身份地位以及态度虔敬与否。近代还有扇庄一行,专门为书家制作各种不同材料以适应不同的题材和用途。当今书家对于材料的运用,有很多不合传统,不得体之处。有书家用旧报纸涂抹作品,用于给先师百年冥诞作贺件。有书家给高龄前辈写贺寿作品,用蓝黑色印泥钤印,这是以前丧家用的,而这个作者本人此时并非丧家,显然他是不知道这个习俗。传统贺喜作品讲究墨彩以浓厚华滋为上,当今有书家用极淡的宿墨写贺寿作品,墨色没有神彩,并非得体之举。展览中拼染好色之风盛行,经常看到有人用黑纸写白字,营造碑刻效果,这种材料选择和颜色搭配传统中是不会轻易用的,尤其不可用于酬赠。
    % b, d/ r5 S9 X* d1 v6 I
    8 t0 o2 H- m% O6 |+ Q" ?  三、漠视字体选择的差异。
    + e6 N, A' e  e3 n- ]
    4 B! f* p6 ?5 Q" ]3 X- B3 I  《论语·乡党》篇生动记载了孔子在不同的环境和情景中,容色言动、衣食住行,具体表现都是有巨大差别的。“朝,与下大夫言,侃侃如也;与上大夫言,訚訚如也。君在,踧踖如也,与与如也……入公门,鞠躬如也,如不容。立不中门,行不履阈。过位,色勃如也,足躩如也,其言似不足者。摄齐升堂,鞠躬如也,屏气似不息者。出,降一等,逞颜色,怡怡如也。没阶,趋进,翼如也。复其位,踧踖如也……君子不以绀緅饰,红紫不以为亵服。羔裘玄冠,不以吊。”
      g% s4 z0 `0 {5 Y4 y4 K  q' ^. o% f0 t! `
      这就是不同生活情境中的礼仪差异,同样的道理,古人在不同用途上必然使用不同的字体,历代对此多有论述。南朝宋羊欣《采古来能书人名》中载:“钟书有三体:一曰铭石之书,最妙者也;二曰章程书,传秘书,教小学者也;三曰行狎书,相闻者也。”《书谱》说:“趋变适时,行书为要;题勒方畐,真乃居先,”明确指出行草和楷书的不同适用范围。科举时代,字体和书体要求更是严格,唐代颜元孙《干禄字书》“具言俗通正三体”。俗字:“所谓俗者,例皆浅近,唯籍帐、文案、券契、药方,非涉雅言,用亦无爽。”通字:“所谓通者,相承久远,可以施表奏、笺启、尺牍、判状,固免诋诃。”正字:“所谓正者,并有凭据,可以施著述、文章、对策、碑碣,将为允当。”
    2 {; ^3 _/ x" E2 Q1 r( L% d0 ~/ r' d" C; v5 B
      关于古代字体选用有制度规定,也有约定俗成。启功先生在《古代字体论稿》中指出:“每一个时代,都不止有一种字体……每一个时代中,字体至少有三大部分:即当时通行的正体字,以前各时代的各种古体字,新兴的新体字或说俗体字……从字体的用途上可见一种字体在当时的地位,例如草稿、书信,与金石铭文不同。凡一种字体在郑重的用途中,如鼎铭、碑版之类上出现,即是说明这种字体在当时已被认为合法,可以‘登大雅之堂’。”笼统来说,鼎铭、碑版、题刻、公文等,通常都会选用当时最保守、最严谨的书体。匾额、宗祠庙宇对联等,通常宜用楷书等静态正体(包括篆隶),日用文书、致尊长信札等宜用恭楷,给同辈、晚辈日常书信及日常书写,可视情选用行草书。当下书坛二王书风方兴未艾,崇尚二王书风并没有错,但是片面抬高二王尺牍书风,无限扩大其外延,贬低其他书体,不分对象和场合都使用尺牍行草,就走向过犹不及的反面了。曾有书家为寺院书写对联,用的是狂草,还张牙舞爪地把笔画写到界格之外,毫无持敬之心和清净庄严之相。0 c$ O) ~2 R4 L+ Q2 G2 ~6 H# z
    3 }1 ~5 C, ^  {+ w& ^! i
      四、格式处理东施效颦。
      X0 B* Z6 l/ H9 A  [
    # U1 u' j8 y& ]$ j# g+ i! w  古代关于书面格式有非常严格的制度规定,对于书家来讲,常见常用的具体有抬、阙等形式,以及款跋中的特殊要求。当今很多书家号称自己深入学习传统,但这种学习仅仅停留在浅层的形式层面,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东施效颦,有很多违反本民族艺术规律的做法,不知道他们是蹩脚地学步西方美术,还是故作扪虱嗜痂的放浪形骸。
    , A- g& c1 X- Z; C( z3 z$ n+ e" e& ~$ B
      章法处理上借鉴尺牍形式,但是丝毫不尊重文字内容之间的逻辑联系和礼仪要求,不管写什么内容,都是任意分段换行,写得七长八短,机械地制造章法的错落,显得非常滑稽和无知。行草作品中还能勉强忍受,楷书尤其是小楷作品抄写一段完整内容,也要生硬分成高低大小错落的多个块面,实在不堪忍受。关于名字写法,古人也有很多不成文的规定。民国时期,虽然已经开始有横写习惯,但是有文化的人还是遵照古礼,在姓名之上采用阙的方法以示尊敬。朱自清致马公愚函就是这样写的。我曾见到有前辈名家在作品中写到前贤姓名,刚好名字错开要另起一行,就撕毁重写,他说否则就是不敬。当下不少书家作品中,把人的姓名错开写在两行的不在少数。
    . A6 m% l6 p/ }
    - s. y. a) p  S+ G  作品盖章方面,书家借鉴传统书画形式,流行在起止等处盖满印章,以求视觉效果,营造“古物”的视觉效果。中国传统书画上的印章,是在千百年的流传过程中,作者和收藏、鉴藏者根据特定的规律,先后慢慢加盖自然形成的,这是历史和文化自然积淀的结果。现在书家注意到这个形式特点,做出“形式至上”的片面解读和机械模仿。一件作品刚写好,作者就要盖上十几枚甚至几十枚印章,把留给将来收藏鉴藏家盖章的重要空间统统一次性占据。这样的作品,真不知道让将来的收藏、鉴藏者如何置足?就像一个婚礼,新郎抢着兼任主持人、证婚人等角色,颇为滑稽可笑。还有一种做法,在书法上盖印时,受西方波普艺术影响,一枚印章多次重复盖在一起,组成一个块面,似乎是沃霍尔《玛丽莲·梦露》一画的印章版。或者用一块印材的平板面,盖出一条红色条块用在作品中当装饰,实在是莫名其妙。传统书法中,帝王的作品和匾额题字,会把印章盖在正文上方,现在书家都流行这种做法,如同人们爱穿着皇冠龙袍上街,把这个当做流行以显示品位。8 P  t0 W! {" W
    + w. @# `4 D% [. f2 i
      不懂礼仪的书家,哪怕有再好的笔墨技巧,必定是片面偏颇,甚至是粗鄙可恶的。  ▲(陈胜武)# Q/ x7 m- Q9 Y2 l: s# e
    % q/ J2 B: f5 w3 h
      C, M, a) V" V) H' Q
    8 A: I$ c) a  L" O
    ( t& O! t% Y, j9 y! i) e$ m7 {
    6 z, z: I* t8 J6 u) |" O

    4 C7 q0 [$ O8 P3 B* a7 A# d) X2 c9 p2 X$ s% f
    " D; u  r  O  }# ~* ~
    # T0 Q1 g! o6 I  |& @
    / R/ d: Z* i+ A; T5 J" A3 N
       
    发表于 2015-3-4 17:4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书而无文——当下书法忧思之二   * s" Z* s- `3 q
    0 j  v8 M& l: K5 D% o* \
    ( G% V! t. r* i

    " M% `1 k4 G& h# R2 w# f  有人评论,中国各大文艺家协会中,书法家协会和另一协会入门门槛最低,只要敢拿毛笔汉字,都可以自称书法家。当下书法沦落为技艺,书而无文,是其根本原因。本文所指的“文”,是指学术和文学等方面的修养。+ M2 w8 j5 Y- Z

    4 c( O" O1 \/ K  K  文化怪胎/ {  S1 e; H6 U, n9 O

    / c0 d" z! c/ {0 e, B  当下书法,像极了一种生物怪胎——蝴蝶兰:开着连串硕大妖冶的花朵,连叶子都不要了,但是茎干软弱,只有靠铁丝才能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。/ ]: P  y0 U( N/ A9 p! Z% s: {

    0 T: b& f/ j1 |) M2 X% L4 d$ U' x  z0 M  当下展览书法横行一时,其形式不可谓不丰富,颜色不可谓不多彩,取法不可谓不多样,但这其中绝大部分是抄书,让人心碎的是这些同行们抄书也抄得惨不忍睹。9 A, M' J) M1 [& s) A

    5 Q; ?$ U, b! u3 L/ _, r  在《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作品集》的楷书隶书行草部分获奖作品中,我随手翻阅一下,有一件章草抄写《孝经》第四至十四章,草法是否严谨准确暂且不论,粗略统计,内容错漏16处,所有五处“诗云”的“云”,都错写作“雲”,有一处连续漏掉四句17字,还有完整内容不该分段二强行分段的7出,该分段却不分段的2处。作者落款中说自己“沐手”,一般沐手是恭敬的意思,恭敬的结果却是如此!这样的作品,竟然在评委的重重把关中,脱颖而出获奖。
    # z- }3 R# q, O' |, M5 s. R4 n& {0 I* y6 z1 b- s
      当下全国范围的每个书法展览中,往往会有几万件投稿作品,评委要在短短的几天之内,评选出获奖作品。一件书法作品,几乎在少则几秒、多则几十秒的时间内,就被评委决定命运,评委根本不可能去静下心来稍微看看内容。当今书法展览比赛中,据称是有内容审读的制度和程序设计,但实际上形同虚设,在内容把关方面几乎没有门槛也不设防。很多入展甚至获奖作品中,错漏百出,如果一一标注出来,估计很多作品会体无完肤惨不忍睹。我们不能说是个别评委出于各种因素为错别字作品开绿灯,也不能说是评委根本审读不出来,也不能说都是书者不懂,也许有一部分是笔误。但是,错了就是错了,在信息时代,作品一旦公开发布,就再也追不回来了!铺天盖地的文化笑话,就是这样泛滥开来的。如果严格执行内容错漏淘汰的制度,书法展览的获奖结果将会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。
    7 L( q& _/ \0 Y# J1 \( F; g) K/ X
    : p! c0 q# f! T! @. n  文化水平低下的事情,绝非只发生在书法展览中,还涉及著名文化机构和大学,已经成为一个可悲的社会现象。2011年,故宫博物院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了写有“撼祖国强盛,卫京都泰安”的锦旗,对北京市公安局迅速破获故宫博物院展品被盗案表示感谢。“撼”字错用,被媒体称为“连小学生都不该犯的错”,招来全社会不亚于针对故宫安保水平的质疑。闹得沸沸扬扬还有深圳大学校徽事件,“深圳大学”四个字中错了“深圳”两个字,被书法家车帝麟指出,长期不见改正。在这种关乎学术品位和名誉的大事情上,连著名文化机构和学校都是始终一副不怕开水烫的架势。+ [, K) y0 N/ ]  o% O

    2 ^" M; K. t7 f  一般书法篆刻家的问题更是突出,前文《书而无礼》已经举过大量例子,本文再对事不对人举些例子:有书家把“八卦”写作“八掛”,有书家抄写《兰亭序》抄丢了一段浑然不觉。书家不知宋代私印“六一居士”主人是谁,竟然为数不少。师长负笈远行,有人用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相赠;有女弟子用情诗给老师赠行,实际上绝无绝交或相恋之意。许多书家写楹联作品,甚至是个人楹联作品集,上下联抄反了,或者正文抄错了,不在少数,只要稍微懂点格律都能发现纠正,楹联字数往往只有十数字,错误率简直是骇人了。7 q4 W& b& o9 K2 a* b7 \, ?
    : o5 p! U  i9 A  r: I. N
      举一个不太恰当,但很能说明问题的比喻:在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中,制作淫秽物品是违法行为,传播淫秽物品同样违法。书家在保持传统文化的纯洁性方面,是有社会责任的,自己制造文化怪胎,还容留传播文化怪胎,同样是有违社会责任的。
    $ R( ^% s3 p+ s2 M/ Q2 K) m7 a) G9 C$ S, ^' P3 s: L
      考古学家时常会发现历史上各个时代深埋地下的墓葬和宝物。千百年后,我们的子孙考古的时候,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地层,只能挖到大量的垃圾填埋场。而当后人审视我们这个时代的书法时,只能看到大量这种错漏百出、别字满纸的文化怪胎。这种作品,挂得越高,霉倒得越大,放得越久,越会遗臭万年。
    3 Z4 o  N1 y) L! p( k8 O
    3 X% w6 G  _9 g  V  抄书的手艺人" j. X2 N/ w; b. v! r7 `

    * Q/ N, ?5 p4 r, x+ {7 K  近百年来,书法从文人的大众生活技能演变为小众专业艺术,而书法家则大多从文人蜕化为抄书的手艺人。7 {) y9 E' h0 |+ l
    $ e  I9 j  ^, H$ D$ x
      在信息时代,人们掌握的知识越来越多,文凭越来越高,文化品位却越来越低。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咽”的诗意表达,变成了“我的爱赤裸裸”的歇斯底里渲泄。如果说当下书法作品中还有些许寄托书者情感的话,那也大多是借尸还魂的空洞情感。
    / p4 `# n& `- {& ]% X0 x* q/ H* v5 @, M# A1 J
      当代中国人大多对传统文化所知甚少,在文化界有很多人对这种人文素养的流失习以为常,把自己的无知归罪于别人的渊博。对于金庸小说中丰富的传统文化要素,葛红兵认为“金庸是炫耀自己的知识分子身份的‘贵族’,他迎合没有学问的人的学习要求,把诗、词、曲、赋这些古典文人的亵玩之物发挥到极致,半文半白的叙事语言,给大陆读者形成语体上的陌生化效果,以满足大陆读者的猎奇心理。”( J/ Q& ^" _3 c8 X; k. W' s

    0 r' u8 ?3 m4 E' Y  书家中也盛行奇谈怪论。所谓的书家们大多缺乏最基本的人文素养,对文史哲知之甚少。对于传统诗词曲赋,自己不学,还讥笑别人学,鼓噪别人不用学。有人说当今人写诗文对联写得不好没有什么意义,还不如不写,只抄录古人的诗文。他们确实想到了展示给公众的文艺作品,要达到较高的艺术水准。不过不知道他们否反思过,写得不好的诗词不要展示,写得不好的书法,为什么就可以招摇过市呢?理由恐怕就只有一个了,书家们都认为自己的书法将近达到了可与王羲之、颜真卿、苏东坡比肩的水平。他们这样是“严于待人,宽于律己”,对于他人的诗词作品苛求质量,对于自己的书法作品却网开一面。不少书法展览中,会看到经常有观众义愤填膺,指责书法作品别字满纸,书家无言以对,这是书法家们的集体耻辱!$ U- A" R. |4 t+ [, ?" H& X& {4 o1 C
    % Q9 Q3 ?0 R7 h- i. i
      书家们又自视太高,觉得把字写得好看一点,就非常了不起了。二十世纪末,评选出了“二十世纪十大杰出书法家”,依得票为序分别是:吴昌硕、林散之、康有为、于右任、沈尹默、沙盂海、谢无量、齐白石、李叔同。这些大家,书法虽然是他们人生的重要部分,但是评其为书法家,只称颂他们的书法,是对他们的贬低,绝非尊崇。还有很多国学大师,比如马一浮,他们的作品远远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书法。启功先生曾说自己“无家可乘焉,”说书法和绘画只是自己的业余爱好,而教育才是自己的主业。沙孟海先生生前不乐意被人称作书法家,因为他首先是个学者。偏偏当下的一些书家,爱好轩轾前贤,妄言当今书法已经超越明清,真不知他们底气何来?
    % X, D  F  |; G
    - D9 h6 B' V+ N  社会对于艺术家是不太公平的。文学家写作品,哪怕是区区二十字的五言绝句,每篇也都必须是不一样的,每次都是全新的创作。文学作品以字数论稿酬,书画家却以面积论润格。很多书法家有了一点点的风格和名气之后,便可以吃老本不断的重复自我,给张三李四王五都写同样的内容,结果大家都很开心,其结果必然是纵容了只会抄书的低能儿。不少书家知识结构片面,人文修养薄弱。堂堂书法教授,下笔白字,浑然不觉,不知句读,茫然无措;衮衮获奖书家,未娴小学,不谙文学,终身抄书,谬误百出。不少书家落款永远只会某某诗一首、词一首,连加几个字题写一句感想都力不从心,却丝毫不影响订单如雪片,润资滚滚来。书法圈的人热衷于争名夺利抢帽子卖作品,静下心来读几本书,学习一点传统文化的人不多,抄书匠们真的是被宠坏了。
    # o. b) A' i3 \3 Q: r; m6 |/ f/ t; a6 P2 p: I0 V
      “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”,当下书法不衡量文化,只考量技巧,恰恰技巧难以量化比较。所以当书法家的门槛太低,导致官员和富商们削尖脑袋也要往书法圈钻,敢拿毛笔写汉字,再鼓捣几个人吹捧,三两下就成为著名书家,好不风雅,又可运作利益输送,财源滚滚。
    # q# [; w* g- U( M! M% o3 R% i! w  i, Z
      当书法被从传统的国学土壤中剥离,按照西方学科体系和理论标准来衡量评判的时候,就被割断了“在地性”。表面上看,当下书法家们整天在写汉字,实际上是文化不高的一个群体,他们被抽走了精神内核,是一种可怕的“去中国化”,书法成为了行尸走肉,是很值得悲哀的。
    1 M5 ~) L4 f. i+ |3 t3 L/ s
    1 X  M5 ]$ Q/ M% }1 ?+ M1 `5 p) P  再这样下去,书法家们基本上会集体沦落为文化界的“芙蓉姐姐”了。$ n( w& a9 Q; ?& w* p& v$ v$ a% ^
    " g& u* |: U8 T/ G( W" q
      淋豆芽式的人才培养
    2 o7 G; _* v: S4 k
    , E! S: K: g6 i, R( o& g: c  当今书法人才的培养,主要是有高校教育、书法协会组织和传统师徒相承三种形式。前两种模式的主要共同点,是出于政绩考量,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,让人成为所谓的“书法家”,这是典型的急功近利的“淋豆芽”式的人才培养。" t6 u* r" [8 P6 B4 `7 Q1 K
    & a0 Q" O$ t/ j" m* T- m- z! a
      红杉、雪松等乔木,高度可达几十米,寿命可达几千年,但在其幼苗阶段,生长缓慢。《庄子》载“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。”在当下负责培养书法家的人眼里,这些奇木神树肯定不如豆芽,豆芽三天可上市,可以算作政绩,而他们是不会去管豆芽以后能长多高的。百年树人的道理,书法圈很多人都明白,可是很少人真正是按照这个道理去做的。7 ?' O/ F" W9 a, X7 K
    1 [* @4 I( a# N  c
      当下书协认定书法家资格的方式,就是举办展览比赛,选定入展者授予书法家协会会员称号。其结果是,很多人学书法没几年,对古代汉语、中国历史、古典文学、书法史、历代书论、文字学等必须具备的知识知之甚少,仅仅通过参加一两次展览,就可成为书法家。这种文化含量极低的会员资格,就是使书法沦落、书法家斯文扫地,甚至成为笑柄的根本原因。现在从高校到书法协会对于书法人才的培养,以及专家媒体对于书法的主流评论,基本上都是只注重书写技巧,很少真正顾及书家的综合修养。
    6 t  e" x" b7 t; K/ H7 c+ g  o3 c1 X: E# V
      近几十年来,高校书法专业在技巧复兴方面确实功不可没,但逐渐走向另一个极端,把书法玩成了玄而又玄的技术形式学。书法教授们用西方美术学的一堆堆概念和名词包装涂抹自己,这些事情因为祖先没搞过,自己才是创新。尤其是当书法成为专业之后,更需要这样,书家有意无意的站到“反智主义” (anti-intellectualism) 的地界里,要坚决自觉地区别于其他学科,你玩你的文史哲,我搞我的书法、抄我的书,大家在各自的地盘里作各自的主,当各自的专家,井水不犯河水。大家习惯于用社会分工和学科体系的分化来做挡箭牌,人人都习以为常。文学、历史、哲学专家和书法家们的文化功底和人文素养,彼此都是残缺的,因而彼此都心照不宣,五十步不用笑百步,所以谁也不要评论谁。
    6 N6 D+ |5 A( G- u/ D8 Q8 a: _* f2 D1 g" X& j3 F" \
      我决不反对学习吸收其他文明的精华,但是搞中国书法的人,不读自己的经史子集,对于影响本民族艺术的经典著作一知半解甚至一问三不知,却热衷于读西方艺术著作,喜欢拿别人的只言片语炫耀高深,那就是舍本逐末,是瞎扯胡勒勒。持这种观念的人,在中国当下高校书法专业的教师中不在少数。书法专业设置在美术学院,在几十年前刚开始的时候,是有当时的客观条件的,那时的导师都是饱学的前辈,能带好学生。而现在的美术书法专业,竟然放低文化考试的要求,导致很多学生是因为文化差才来学美术学书法。中国书法和西方艺术其实完全是两个体系,互相之间基本没有关系,书家学不学外语,根本不重要。但是书法研究生、博士生考试,外语摆在重要的地位,却不考古代汉语,真不知教育部的人是用什么思考的。书法博士王客说,自己多年的考博史,就是和外语拼搏的血泪史。种种这样的严重问题,在当今教育体系中积重难返,在短时间内恐怕难以解决。1 x  V: Q6 L* Z" I( u+ [  M8 t

    ; v% j  O  ]* r  分与合
    9 W3 {0 j+ F! C$ y; [7 v2 }& X, h/ D; u0 Q1 h4 V, ?% Y
     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自成体系的,传统文人的知识结构是文史哲一体,传统国学者很多都是横亘多领域的专家。王国维先生集史学家、文学家、美学家、考古学家、词学家、金石学家和翻译理论家于一身,生平著述六十多种,批校的古籍逾二百种,在多个学科领域都取得了第一流的成就,成为中国乃至东亚的顶级学术大师。这种学者在当今中国是不可想象的,也不可能培养出来的。( o) g5 ~' _, \; _1 P  z

      E1 W0 C4 I, ?9 P  当今中国的学科体系,是近代以来丧失了文化自信和话语权之后,按照西方和前苏联的标准设置的。文学、历史、哲学、艺术等分设为不同专业,互相之间联系不密切。这种学科设置导致传统国学支离破碎,学者人格精神分裂。研究文学的,有人不能释读繁体异体字,有著名学者看不懂古代名人手稿的行草字;搞书法的,很多看不懂古诗文;搞诗词对联的,写不了字。中国文化处于这种状态,对西方学术有什么损失?对于我们自己被肢解的文化,绝非正常状态。: s  B) g$ U3 M  U3 \$ i4 M6 w
    6 Q% u! r' G3 m1 x/ I) V  }5 o$ @5 e
      20世纪以来,私塾被当做是落后的象征。20世纪末,中国最后一个私塾因为塾师年事已高,宣布关闭的时候,媒体齐声欢呼。私塾也许教不了学生理科知识,但是能教给学生完整对待传统文化,教会学生做人。很多学校却只会给学生灌输知识,把学生培养成了应试做题机器,还互相沾染了拜金炫富攀比的陋习,唯独难以教学生做人的道理。其实不必要走极端,学校教育和私塾教育本来可以互相补充的。当今高校和民间自发的各种国学班、读经热,可以看做是对国民教育的一种反思和补充。
    2 n! t9 P$ F& l0 k6 N; J4 W& e! @2 ~; M  b# B; H5 [
      2002年,汤一介先生提出:“有自己文化传统的国家,而且珍惜自己传统的国家,才是有希望的国家。”在别人的体系标准下发展自己的文化,短时间内也许会有助于双方交流,博得对方的表扬,长时间来说会丧失自身的话语权,进而丧失自我的特性。中国文化必须要有以我为主的自主战略,而不是让自己挤到别人的体系中去,成为别人的分支。
    ( b7 f2 E# M, [# @8 t! ?
    0 Q5 l  H& ?& {  当下中国,尤其是书法圈很多人都认为传统文化体系的分裂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的体系了,但我不这样想。现在逐渐有一些有识之士呼吁,中国艺术应该有自己的体系,应该和国学融合在一起,比如书法应该和国画、古琴,乃至古典文学等在一起,成立单独的中国艺术院。随着近来中国综合国力的迅速提升,在诸多同仁的共同努力下,历经百年沧桑沉沦的传统文化也在日益恢复活力。中国文化在今后几十年内一定会复兴,传统文化各个分支一定会重新融合,一定会恢复自己的体系和话语权。这个时代大势,是一定会发生的。   ▲(陈胜武)
    % f: C/ ?) R" A+ e; g$ \
    5 N' a2 O' b* R( `) D0 S- K( x# h. ~1 W1 m* D# \; j
      |* R# h& W" D6 j  a- o
    " j- u9 y3 u- [9 ~

    $ K  F" R% m+ I; n4 \5 G( J( H, I/ p& r: U' k: z) N" ]# g; S0 T0 N
    发表于 2015-3-4 18:0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重建中国书法的文化大厦——当下书法忧思之三% _, z; y$ H7 c; ^9 c! E

    - i  D; }% m5 m& N
    . Z. I+ K; T0 Q  }  [1 W# @: J% N+ Q8 ]# B; A
         陈胜武《重建中国书法的文化大厦——当下书法忧思之三》主要观点导读! O3 ~* M/ J* z" b) R2 b5 D9 K
         中国书法从精神到组织和制度,应该推倒重建。
    ) ], {# Q) {7 E. |, g     书法家的三大理想要素:圣贤气象、魏晋风度、传世翰墨。
    7 K% v) M% ~. h3 Y' u+ O5 {$ Y     必须立即废止“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”称号,严格执行文化和书写技艺考试入会制度。
    8 @" w+ f, [) w4 n     要推动书法教育贯穿国民教育全体系全过程。着手推动书法进高考。
    ' h& i& D  @, {+ n2 M6 C
    2 K) ^" A) |4 ~& b+ C( f

    " X$ M( S0 D- L重建中国书法的文化大厦/ d  F6 a6 I, w0 W9 |  S
    ( ^* c- C5 C! k& u2 e* r
             ——当下书法忧思之三

    " d) k& h4 f$ M% J* Y
    + \& e/ f9 B  b% I# p# }* I0 W+ p( X8 i
         盛世危言:时下中国书法表面繁荣,实际上却像沙滩上的高楼,潜伏着崩盘的危险,前文《书而无礼》《书而无文》已有详尽论述。中国书法从精神到组织和制度,应该推倒重建,才能浴火重生,凤凰涅槃。
    4 u/ i% e( ~$ n  I
    6 |* a, g* I1 {6 e( P4 z( ?     精神的崩塌5 y# }- g/ h( Z" o2 l% x/ |" k
          
    / a9 I) K: n) y' P7 {     《论语·述而》说: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。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艺术是经世致用的余事。但事实上,艺术在中国古代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,在曹丕的时代以来,艺术开始逐步自觉并独立,《典论·论文》指出:“盖文章,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。”: R& w- P. V$ T9 P) C1 {. O/ I
          
    3 T* {( V2 l- R% j     “道、德、仁、艺”,就是中国文化和艺术的价值观,这个主次顺序,也是中国传统士大夫立身、修艺、处世、行道的圭臬。当今中国,“道、德、仁、艺”四者中,前三者事实上被很多艺术家忽视甚至抛弃,他们只讲“艺”,以“文人”自居为豪。现在如果有人强调这种传统观点,恐怕会被人讥笑为迂腐和不合时宜。《道德经》说:“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;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;下士闻道,大笑之,不笑不足以为道。”顾炎武《日知录》引用宋刘挚语:“士当以器识为先,一号为文人,无足观矣。”士人首重风骨气节,以志道弘毅为己任;文人只有才华技艺,以名位利禄为目的。0 R3 B: I; v& @- |' w' B8 b
          
    7 t! E- R. n& K! I# Y     2014年10月,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:“艺术家不要做权贵的奴隶。”这是很有针对性的,当今士风孱弱、文人无行的现象蔓延,中国很多艺术家缺乏传统士大夫的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,其人格和作品在精神上是孱弱的。随着反腐败的深入,文艺界逐渐进入了大众的视野,书法圈的盖子也慢慢被揭开,种种怪相逐渐地显露在大家面前。不可讳言,一方面,权势和金钱在侵蚀着书法圈,另一方面,部分书法家在权势和金钱面前折腰。众所周知的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有60多个副主席。2014年12月7日,风起于青萍之末,周一波宣布辞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职务。另有某省煤老板争当书协要职,据说大把撒钱。官员富商等权贵纷纷钻入书协,这些人都是通过协会的程序正式当选的。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,书家们首先应当反省自身,相当部分的书法家们在利诱面前,出卖了自己手中的选票,大节已亏。2015年2月9日,中央巡视组向文化部反馈了专项巡视情况,指出文艺评奖过多过滥,评奖中存在暗箱操作、利益交换。书法圈类似情况恐怕不是少数,近来网络和微信中漫天飞舞的帖子,真假混杂,似乎都在披露着一些内幕。# @9 _; n2 E6 d: r4 a
          
    - x8 a/ \/ h) ^& t7 M6 F     书法家精神脊梁的扭曲孱弱,淋豆芽式培养出来的大批低能书法家,缺乏书法鉴赏能力的国民,终于导致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,书法圈乱象丛生,这是人的方面的根本原因之一。2 x% U4 m/ \+ s+ l0 o* }( n
         
    $ p  _4 W$ U. J     书法圈的净化和书法家的精神重塑势在必行,一定会大快人心。
    - j. _& v4 ?1 `- ?: I$ p' I+ s/ b
         书法家的三大理想要素
    6 `+ S  e5 k: n( m$ k! p6 F; ~      
    ; L! V5 k- i9 \6 [" M; E# F     一个国家的发展,往往首先体现在经济上,最终一定会落实在文化上。一种文化在全球的传播,背后的终极支撑力则是经济;经济发展的终极支撑力,又是文化。在当今这个飞速发展的大时代中,文化正在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支柱之一。中国正在复兴,保护和弘扬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,正在逐步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主流共识。从文化大国的未来发展战略高度来审视,文化自觉、文化自信必须要有具体的载体,保持纯正的中国品格很重要。1 G! l- m7 R" P7 W
          
    : Q* d" E$ R( J6 J0 L% y     书法家绝不仅仅是只会写字抄书的人,应该是中华民族复兴大业中,复兴传统文化的重要力量之一。书法家的理想要素,应该包括三个部分:圣贤气象、魏晋风度、传世翰墨。
    " r5 ?+ K8 r: ~9 o) W2 g8 h7 J4 W5 A' c( g. M/ q2 C
         一是要有“圣贤气象”。       ; o2 |) J, Q$ u4 L% n6 d" h# e' u
         
    ; P+ S% J7 ?( m$ m; D7 x     以天下为己任,经世济民,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传统。在当今中国,知识分子要提倡“圣贤气象”,弘扬传统士人风骨和志道弘毅器识,以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(孟子)、“以天下是非风范为己任”(汉李膺)、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(宋范仲淹)等圣贤教诲,作为自己的精神脊梁骨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! d% i- I; z- J
          ; \4 y* z, e# H! W
         我们身处一个伟大的复兴时代,正在共同参与着中华民族从衰弱到复兴,参与着传统文化从衰微到复兴的历史过程。在新的时代,发挥自身专长积极投身文化建设,是书法家的社会责任;振兴中国书法,为恢复传统文化的体系多做有意义的事情,是书法家的历史责任。书法家要修身行道,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与历史责任,不要满足于做一个只会玩弄笔墨技巧的书匠。
    3 X$ e: S- ?: V/ q' }: |: N: G" P% N7 B! f% m& B1 o9 b
         二是要有“魏晋风度”。      
    2 p5 `  q. G4 k     
    / u% S, {7 i. E     书法家,乃至文艺家应该具超越普通人的风度和情怀,适志通脱,不滞于物。我们不能被世俗的物质衡量等标准所束缚,要把自己放在更加广阔的时空坐标中,以出世的精神,做入世的事情,身在万物中,心在万物上,努力实践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在时间上要把历代大师作为自己的学习榜样,在空间上把天下的英才作为自己的追赶目标,不要与眼前的人争一日之短长,追逐蝇头小利和蜗角虚名。我们不一定都能成为圣贤和大师,但是我们要努力使自己的心宇更大气一点,使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。8 F  y3 T! |3 E$ d$ i+ x# U% n' M: r

    $ y5 H+ ~7 ^' _: d" |/ F     三是要有“传世翰墨”。      
    9 \! ?  I; v! J* B2 ]     
    / W+ B8 ]5 a+ S& E3 J, K9 k     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是古人推崇的三不朽盛事。能有翰墨传世,是每个书法家内心的渴望和梦想,只是有些人羞于或不敢承认罢了。争取以高品味的书法作品传世,以立言来立功,就是书家们的用武之地。
    6 z) W; p$ [! @  N( T4 K     
    ( n& x( r, d% \7 Q) A* \8 d: l     书协和高校等组织和部门,要以士人的标准和要求,来培养书法家。《庄子•逍遥游》说:“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。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则芥为之舟;置杯焉则胶,水浅而舟大也。”工夫在字外,修养和学问是土壤,书法是树苗,只有深厚的土壤才能培植出参天大树。
    / E1 I) H* n! ^0 f) |9 l9 \+ @/ Z     
    9 n) M, ?2 Z% z     一个书法家,想要追求五年的热闹,可以去追逐时风、追逐评委,应该可以名利双收;想要五十年的热闹,可以去追逐当代名流,挤进圈子分一杯羹,或许可有名位利禄;想要在身后五百年还被人怀念临摹,那就得坐得住冷板凳,向历代先贤看齐。3 t- }/ T3 |9 x
    * F2 h0 M$ Y2 V! ?6 d/ `
         书协系统的综合改革# n9 V3 L: P8 Y0 d! P+ C
          ' u3 P/ k* Z% N! ^# I
         中国有各级书协,还有各级书画院、书法院、印社等组织,这些组织章程制度中都规定有为书法家服务的职责。但是,时下很多人要求撤销各级书法组织,这些组织被自己服务的对象呼吁废除,不能不说是个巨大的讽刺。废除这些组织并非根本之策,因为有人的地方,就会有江湖;有江湖的地方,就会有秩序。没有了书协、书画院、书法院、印社,一定会涌现别的组织,情况不会比现在好多少。0 l4 N/ P( ?3 ?9 }$ [
         
    7 N. i/ T8 l* X! [) o' U, i     从精神和制度上改造各级书法组织,才是当务之急。从书协的角度看,总体改造方法可以从顶层设计入手:“考试选拔,管办分离,主抓基础。"( A8 j- B: g$ P6 Y  @6 e8 B& P# m2 I2 i
            
    " i$ q1 Z3 W: x     一、“考试选拔”。具体细化为“考试入会,选拔授号,综合评奖。”
    6 m: l( F: J+ J& y0 a# z# V      7 o: A4 P5 I( o8 \+ |
          中国书法家协会现在有一万多个人会员,不必讳言,这其中很多人名不副实。中国需要大量具备一定书写能力和鉴赏能力的国民,但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所谓书法家,书法家应该是一个精英群体,宁缺毋滥。必须立即废止现有的中国书法家协会入会制度,废止“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”称号,另行通过选拔授予“书法家”荣誉称号。  ]. @  @) e; Z) l$ N- x  H  w; q1 @
           , p: M* x: W) A3 V
         “考试入会”,是指实行中国书法家预 备 资 格考 试 制 度,和“书法家”称号考试授予制度。
    # I+ G9 Z5 q& R5 a( k5 F      # B: _+ E& }8 O9 B
         考试内容分为文化基础和书写技艺两大类,达到一定水平和分数,方可具备中国书法家预备资格。/ f. p9 n/ N# V* l2 Q& u
          
    # y2 R# i% i5 `1 }* P+ }. S7 N& c     考试组织权要适当分离。文化考试应该委托教育部自学考试机构组织,书写技艺考试可由中国书协组织,甚至也可以委托其他独立机构进行。# @5 U0 a' M" a4 L- A1 {! K1 l* u* F
            
    * K( }2 g* K$ i$ ~% V# }     文化基础中,必考科目为中国通史、古代汉语、文字学概要、中国书法史、说文解字、历代书论释读等等。书写技艺中,篆隶真行楷等诸种书体中,必须选试任何三种字体,进行糊名评审。- ]/ [' h1 `- i# L" w9 T/ O
           6 P* u) H- U0 O4 \# G; l7 M/ \9 a
         严格执行考试入会,马上可以将一批钻入书协的官员、富商和低能抄书家打回原形,这是清理重建书法队伍的最急迫、最重要、最有效的途径。
    % F, M; O2 R; R      
    7 S2 b/ E- F  s' b; a2 r  @$ s  x     中国书协适时组织大展,具备书法家预备资格的人员,方可报名参加。依然按照文化考试和书写技艺测试的综合考评方法,从中择优若干名,授予“书法家”荣誉称号。从授予名号的“书法家”中,再选拔获奖人员。
    5 a8 h: Q& B% R3 K5 A
      o. I: c6 M# d! w0 O5 w     二、“管办分离”。具体细化为“展评分离”、“产业分离”。
    ! u* o8 q( D9 N) w- P# S7 m    & i: W8 @5 [5 o; H  S
         各级书协系统应当成立相对独立的评审机构。评审委员资格也应当通过考试授予,不局限于书法圈,而是应该吸收中国历史、文学、哲学、文字学等领域专家参加,对于参评书家和作品进行最严格的考核。书协担任相关领导职务的人士,只是书协行政事务的组织执行者,不一定非得担任评审委员,只有取得相应资格才可以担任评审委员。; V1 h, K( K2 ^. r
         
    ' h, C2 A7 {, R4 K. J7 ?: W     协会举办展览的职能,必须予以剥离。书法有市场和经济价值,近年进而形成所谓的“书法产业”,涵盖与书法有关的行业,据说包括作品的创作制作、文房四宝产销、书法作品策展、书法作品拍卖、收藏、投资、文交所、教育培训交流、创作基地、文宣广告、新闻出版印刷、保管运输保险、报纸刊物电视等等。书法产业形成了利益链条,操作过程中容易产生负面影响。中国书协不应该卷入具体的产业活动,应该只负责评审,鼓励社会力量成立独立于书协的书法产业发展公司,来负责承办展览等事项。负责展览的社会组织不应该有评审权。6 U, Z/ D4 E$ ~

    & @9 q) o% d& @) ]+ ^     三、“主抓基础”。具体细化为改进深化各级书法教育,推动书法教育贯穿国民教育全体系、全过程。  & r2 y1 u. A: M' ?
         ; v% ]7 o; v& @" c+ m8 ^% j1 ]* e, U
         当前书法界当务之急的基础工作,是提高全民的书写能力和对书法的鉴赏能力,最重要的是要推动书法教育贯穿国民教育全体系、全过程,这些工作牵涉到教育、文化、文联、高校等部门和社会组织。应该做好三大重要基础工作:5 H* q2 ]: H" n2 F
         . e, X9 j$ d5 b7 J* ?
         一是推动落实中小学校的书法教育。     1 J' z3 m: e2 |7 @/ _
         
      U4 f) P& Q& ^0 v     经过有识之士多年持续不断的努力,教育部2013年终于印发了《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》,以及《教育部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》。中国书协应该统合各级书协、高校、中小学校等社会资源和力量,为这项工作提供师资、教材、教育、培训等方面支持,并协助落实。1 h- w3 H7 T) K& C  T
          0 i4 x8 M1 ~. M6 a! F
         二是着手推动书法进高考。      % h, z: J) l$ |# e9 E' f
         ! f+ J- o: ~- |; k. p! R
         二十世纪初,科举制度被连根拔起,被严重妖魔化。抨击科举的人是否想过,靠这种烂透了的人才选拔制度,中国文明千百年来能领先于世界吗?科举制度在其他不少国家成为学习和借鉴的对象,是现代西方文官制度的渊薮。科举功过,本文不评论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科举在书法和诗词方面有着特殊要求,科举选拔出来的人才普遍具有艺术素养。古代书法的繁荣,科举是最大推动力之一。3 A+ u" C1 W  ^
          
    & H6 v' q8 n  v- _2 `8 c     中国文化决定了中国人区别于其他国民,中国独特的艺术也决定了中国文化的特质。书法,就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艺术之一。现行高考制度中,中国传统艺术不是必考科目。高考制度培养的人才,大多缺乏中国传统艺术修养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没有传统艺术修养的国民,想要弘扬传统文化,这是不现实的。书法作为中国特有的传统文化艺术重要形式,是国民语文能力的重要基本素质之一,应该被列为中国教育的重要项目,在当今要像体育一样,在中考、高考中作为一个必考项目,占据适当分数。有这项制度的保证,中国书法才有可能在根本上得以复兴。
    / _' L1 T3 x# A       . V, E/ z5 I( |; n  [# e8 E$ S
         三是改进高校书法教育。      
    $ @+ B" }: [6 P7 g     ; o0 Z; A) s: P5 S: A8 B1 c
         高校书法专业教育的目标,应该是培养知识结构健全、艺术修养出众的书家,而不是流水线成批复制抄书匠,这是教育部和高校书法专业的职责。要提高而不是降低书法专业招生文化考试门槛,达不到文化要求的人,不必进入高校、授予国民教育文凭,可以通过参加社会艺术培训的形式提高水品。应该调整高校书法专业教育教学大纲,健全知识结构,改变唯技巧论的教学导向。高校书法专业毕业生,应该在中国历史、古代汉语、文字学概要、中国书法史、说文解字、历代书论释读等方面具有较高修养,具备诗词对联等初步的古典文学鉴赏和创作能力。
    5 |5 _9 i9 \% r, B) \, o8 U8 B* j6 ^      7 v8 X7 z4 U* X6 n
         要分批分步推动高校学生必修书法,和中国文化有关的高校专业学生,比如中国历史、哲学、文学、艺术(包括美术、音乐、舞蹈等),应该首先开始必修中国书法,然后经过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努力,逐步扩大到全体高校学生。
    + d: G9 ?2 V' o1 B      
    * w7 g8 n) E  I* A" }% U% q     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;三尺冰化,也不是一日之功。向阳的枝头,积雪和坚冰会先慢慢融化。逐步消除中国书法的积弊,让中国书法随着中国文化在新时代振兴,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三五十年,这个大业一定会完成,这个步伐应该开始了。
    ( {' n& l; K  e+ R! T$ v6 k% P
         三阳开泰,这个春天已经来了! ▲(陈胜武)
    , {+ p' A3 f1 d& n  h5 ~9 _/ y7 D
    0 z2 f/ w" g( W) G  q
    - Q6 C- s: T0 `" [" O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乙未新正,写于温州; Y/ z8 u9 m" e4 e# G
    ( a! ~, S8 ^* w4 \% W# ], F7 |" \
    (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。欢迎转载,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谢谢!)
    0 g3 E& y2 ?2 ~' M' m     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★快速注册★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版权所有 集雅艺术论坛 ©2008-2018 转载本网图文请注明图文出处 本网垂询电话:13857723708  集雅QQ普通群1:63442722(500人) 、集雅QQ高级群2:68572922 (1000人) 免责声明

    QQ 454811626 QQ 569555023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